零顏Arthur

周日更新雷打不动

我现在仿佛在经历我自己文里的情节

-CM-The Beach ABO 下 OA注意

我终于把该开的车都开完了。


(然而这最后一辆质量并不过关)


下面进入贤者时间( ・᷄ὢ・᷅ )


由于隔的时间太久所以我把中和下放在一起了


链接见评论


上在这里


http://lingyanarthurjuebuzhongming.lofter.com/post/1e31d19e_12a5fd265



-大小熊-宝贝儿,你的头还好吗?

甜饼


睡前低质量一小时激情速敲


今天的大小熊也要甜到齁

(下车顺序胡扯)


————————————-


1


“再喝一口吗?”苏亚雷斯把自己刚用来嗦了一大口马黛茶的吸管拨到梅西那边。



梅西嗯了一声,张嘴便喝。



“谢谢你路易斯,你真是太好了。”他像往常一样弯起了嘴角,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我们是不是该下车了…杰拉德呢?”



“他刚刚还在这喊你来着…”乌拉圭人也有点纳闷,他四处张望着,“噢他在那呢。”



莱奥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米九的大个子正带着耳机,他看起来有点沮丧,手上一刻不停的敲着手机屏幕,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Geri!”莱奥微微抬高身子向他喊,却只得到一片尴尬的气氛。



2


皮克没理他。



“他怎么了?”路易斯有点莫名其妙。



“也许是带着耳机听不到吧…”莱奥低下头,闷闷地说道。



“好啦别管他了,我们下车吧。”



“嗯。”他回答道。



他知道的。


什么带着耳机听不见,他的耳机八成就是个摆设,他就是装的。



你别看这头大熊看着心挺大,其实比谁都玻璃心,他只是不表现出来罢了。



莱奥一直都知道这一点。而且自从他们在一起后,他对这一点认识的更深刻了。



但与之相对,莱奥又是个有点迟钝的人。



这问题够大。



3


走到车门的过程中,莱奥忍不住又喝了好几口路易斯手上的马黛茶。



他一定没看见前脚刚踏出去的皮克偷偷伸回来看的头。



自家男友和别人有说有笑的,还共用一根吸管共用的不亦乐乎。



你说皮克委不委屈。



简直委屈到家了。



于是可怜的罴只好抽身出去,垂头丧气的盯着手机,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4


“砰!”


5


就在这一瞬间,意外发生了。



皮克觉得自己的脑门被什么东西杠了一下,紧接着的撞击力让他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半弯下腰。



抬头一看,是车的前视镜。



皮克在心中疯狂祈祷着周围没有人,没有摄像机。



当他睁开眼,一切都有了。



连个前视镜都欺负我。



大熊强忍着委屈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离开了惨案现场。



6


刚准备下车的莱奥和苏牙都听见了这一声。



吓得马黛茶都差点洒出来了。



“什么情况?”苏亚雷斯懵逼地看向莱奥,“那是什么声音?”




莱奥面无表情的眨眨眼,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算了,我们下车。”苏亚雷斯把莱奥的左手拉进自己的手心。



“嗯。”莱奥默默的喝着差点就跟自己说再见的马黛茶,若有所思。



7


很快,梅西和苏亚雷斯就了解到了刚刚的惨案。



除去他们笑的前仰后合的前几分钟,他们还是挺心疼皮克的。



苏亚雷斯还一边笑着一边打趣跟司机说把前视镜摘下来。



没想到司机也是个耿直人,真的走过去手一勾,把前视镜摘了下来。



两人愣了一下,更笑的停不下来。



8


踩场训练的时候,莱奥有意无意的接近皮克,想要安慰安慰他。



可大熊好像真的不高兴了。以往莱奥站在他前头的时候,他的一双熊爪肯定是不会安分的。可这次,他宁可胳膊里夹着个球,也不愿意腾出一只手来干点什么。



这让莱奥有点伤脑经。



9


休息时,莱奥走向正颓然坐在椅子上的杰拉德。



杰拉德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开心,但很快又低下来头,看着地面。



“杰瑞…你要把地看出一个洞吗?”



“……”



“我是不是又惹你不开心了…?”



听见这句话里的歉意,杰拉德赶紧抬起头来,想要说些什么。可话还没出口,莱奥的第三句话就接上了。



“宝贝儿,你的头还好吗?”



紧接着,莱奥温热的手指便抚上他的额头,轻轻的打圈按摩着。



10


这本该是个温馨的场景的。



可皮克一想起那件事,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同样是高,拉基蒂奇,特尔施特根,拉菲尼亚他们都没被撞,就自己给撞了个结实。



他很确信自己在远处听见了了莱奥和苏亚雷斯放肆的笑声。



大熊双爪抱住头,不满的发出了一阵类似哀嚎的声音。



“莱奥…我的头可疼了。”他憋屈道。



“真的呀?”梅西信以为真,毕竟那声响也够大了。他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我帮你揉揉。”



皮克仗着自己是“伤员”,继续哼哼,“别!你给路易斯揉腮帮子去吧,我怕他笑得脸疼。”



莱奥有些抱歉的微笑起来,“对不起杰瑞…可那真的…太好笑了……”



罴脸都气黑了。



“好啦…对不起嘛…”莱奥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自己的恋人,“我下次不会笑了…”



“你就对着路易斯笑吧…”皮克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什么?”莱奥没听明白。



“路易斯你真好——”杰拉德故意将几个音节拖得很长,“你可从没说过,’杰瑞你真好——‘这种话呢。”



莱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就为这个?”



杰拉德装作气鼓鼓的不说话。



“我道歉嘛…我不会再这样了…”莱奥换了个方向替他按揉,“杰瑞…?”



皮克抬头看了他一眼,“噢。”



“你真好——杰——瑞——”



“嘿!”



大熊猛地起身,一把把梅西搂进怀里,一个吻迅速落下。



莱奥脸红耳热,“这儿那么多人呢!”



杰拉德假装晃悠两下,抬手覆在额头上,呻吟道,“哎哟…你说什么?我头好疼,没听见……”



梅西又羞又觉得好笑,便踮起脚尖想再说一句。



杰拉德抓准时机搂住莱奥的腰,将他抱了起来。



“再亲一下,我就原谅你。”



“杰拉德!!!”



11


在场边吃到狗粮的各位表示极度不适。



苏亚雷斯提议把那个前视镜装回去。


-End


-suaressi-ABO 赛后

分级NC-17

苏A梅O 已婚同居设定

触手⚠️假孕⚠️牛仔摇摇乐 ⚠️

——————————-


我好像说过要开车对吧


开到肾虚


mmp双十一zcwo降价那么多,可我,没、钱。


唯有开车才可解忧


感觉会翻车,挂了记得告诉我


链接走评论



好想写赛后炮


帽子戏法、小家伙们一人一个球


那送给团子的球呢【doge


既然没有只好在床上补偿啦

我的这一波毒奶预计又要成了


喜滋滋

-大小熊-Silver City +

抱歉抱歉!!我是个傻子!!我居然写着写着忘了自己在倒叙!!!导致与上一部分无法衔接………补充更新




-




Messi要求停止所有的商业活动。




这可让那些人气坏了。




两天来他的房间门快被敲碎了。




最后他不耐烦的让Pique把那些人都关到会议厅去。




就这样,他睡满了一个星期的好觉,还是有Pique陪着的那种。那件事开始被他有意识地抛到脑后。




星期三的早上,他意外的没听到会议厅里爆炸一样的议论声。




例行的散步后,Pique告诉他他马上得见一个人。




Leo没有想太多。




穿过花园的途中,他看见一些人朝他露出礼貌的微笑,和之前那副嘴脸完全不同。




他疑惑地加快了步伐。




花团深处的小亭子里,桌子上已摆好了白瓷茶杯和一壶热腾腾的茶。




当他看到那个身披白色斗篷,一身贵气的男人时,他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手上便被塞了一个特别的小杯子。水面上茶叶末成堆的积着,另一边是一根特别的吸管。




“喝点吧,Messi先生。我知道你喜欢它。”




Ronaldo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





-大小熊-Silver City 叁

本段又刀又糖、注意食用安全


请先看这个!!http://lingyanarthurjuebuzhongming.lofter.com/post/1e31d19e_12bf9f31d

-




Leo蜷缩在床的一角,头脑里一片混沌。




每天早上起来身上都会出现的红痕或是青紫痕迹,还有腰的酸痛感,这些都是因为他体质不好以及这里特殊的气候造成的吗?




这是Gerard告诉他的。




在这一切被捅破之前,或许他还能期待着清晨的第一束阳光,还能对这个世界还有好的幻想。




他曾还奇怪过账户上的数字总是奇怪的增长。他以为是他底下的那些人把那些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




现在他懂了。他他妈的是个靠人养的婊子。




他用力的一拳砸在墙壁上,一声闷响后,钝痛开始从他的手向上蔓延。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那里。




他生平第一次想狠狠的给Gerard的脸来上一拳。他不晓得那双波澜不惊的蓝宝石眼睛究竟有什么魔力,让他有气发不出。




Leo的胸膛剧烈的起伏。




这或许不是Gerard提出的,但他绝对知情。




他知道一切,却把他蒙在鼓里。让他成为没有意识的玩物。




彻骨的寒冷就像千万蚁虫噬咬着他全身的骨头,让他从头到脚都仿佛沉入漂着冰渣的海洋。




巨大的愤怒过后紧接着是混合在一起的悲哀,焦虑,慌张。




寒冷的气候让他手脚冰凉。




他该怎么办?




他的思绪纠成一团。他的身躯也是。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




Leo惊讶地抬头,他记得如果没有允许,就算是Pique也没有资格直接进入他的卧室,更何况他还锁了门。




他的视线越过乱七八糟的地板。




——是Gerard。




这一点也不意外。




他从床上一下弹起来,朝Gerard气势汹汹的走过去。他一只手揪住他的西装领,另一手一拳就挥了上去。




穿着西装的大个子生生接了这一下,他擦了擦嘴角因为撞上牙齿而流出的点点鲜红,然后将手里的红茶递给了Messi。




Messi愣神,忽的又笑起来,他看起来惨白异常,“这又是什么?Pique先生?让我失去抵抗能力的药物吗?”




大个子的目光明显的暗了一下。




Messi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他赌气似的抢过杯子,一口饮尽,也不顾茶水的烫意,“你满意吗?我听了你们的话。”




“我以为…至少你会有些不同。因为你是我的Gerard…因为我爱你…”他的肩头在发抖,“你只是他们中的一员罢了…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要不要一并说出来!”




Pique微微皱起了眉,他忍不住将眼前颤抖的Leo抱进了怀里,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对不起。”




“对不起,给您下药是我提议的。”




“对不起,他们不会让您拒绝那些人的。”




“对不起,我只是想让您的痛苦少一点。”




我爱你,我无法忍受看见你在那些肮脏的人身下喘息。




这些话他都没有说。




“我很抱歉,Leo。”我能给你拥抱,可我无法保护你。




Messi的心凉透了。


他大失所望。




Pique沉默着将他抱了起来,走到床边再轻轻放下。




“今晚…”




“今晚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您,我保证。”




“我只想过正常的生活…Geri…”Leo感到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远去,他努力伸手过去,“上来,Geri…”




Gerard知道自己应该拒绝,他的身份不允许他这样做,甚至连第一个音节的口型都做好了。




“好。”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Messi强撑着看着他慢条斯理的脱下西装,解开防滑带,拉下领带,穿着西装和长裤坐在了床边。




Gerard终于把自己的躯体移上那张床。




Leo毛茸茸的脑袋凑过去,埋进他的怀里。




Pique自然的将手臂搭在他柔软的腰肢上,温暖的手掌轻轻按摩着他的腰窝。




Messi努力的欺骗着自己,用困意和不清的神志让自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都好,Gerard就在自己身边。




在眼眶不争气的湿润之前,他睡着了。




药物的关系,让他没有听见二十分钟后的骚动,也没有发觉Gerard借着月光在他的房间抽屉的角落里翻出了一封来自Ronaldo家的信。




清晨。




他纤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




他的身体没有任何沉重感或是酸痛感,有的只是来自枕边人的温暖。




Leo翻了个身侧过来看向Gerard。




他伸出手想要轻抚他的脸颊。




残酷的现实不合时宜的挤进他的脑海里。




他的手停在半空中。


-大小熊-Silver City 贰



决定用倒叙+片段式




以下正文


—————————————




“先生,我不得不说,您拒绝Ronaldo先生的求婚实在是太不明智了!我想您清楚他的背景,希望您能重新考虑一下!”一身白色羊绒大衣的某个人说。




“或许您现在觉得没什么,可以后呢?您难道不想衣食无忧地生活下去,还是您就打算这么坐吃山空?”另一个围着纯白大披肩的人用她尖细的嗓音说道,“这是多好的机会!”




被围在这群人中的Leo一言不发的坐着,默默的承受着那些责怪和建议的狂轰乱炸。他快崩溃了。坐吃山空?他根本不会搞那些商业上的东西,也懒得去搭理。在这里他永远不会顺心。想要的一切都远离他,痛恨的一切都不要脸的贴上身来。




最后,Gerard开门进来,提醒Leo应该休息了。




陆陆续续离开的人们嘴里仍念叨个不停。他们皱着眉,挂着矫揉造作的神情,再表达出自己虚伪的关心。




Leo微微叹了口气。




一杯热腾腾的红茶递到他跟前,顺着视线往上,是Gerard的微笑。




他无奈的勾起嘴角,接过茶杯抿了一大口。茶很香,回味有淡淡的甜,但这终究不是他熟悉的味道。他将杯子递回给Pique,低着头,像在自言自语,“他们什么都要控制…你相信吗?他们逼我接受婚姻?这是什么年代了…”




Gerard接过杯子,目光低垂,“他们是对的,先生。”




“你也站在他们那里。”他笑的越发苦涩,甚至开始轻微的颤抖,他呢喃,“你是Gerard,但不是我的Geri。”




“他怎么会就这样看着我被逼的走投无路呢。”




“先生,您该休息了。”Gerard伸手想要扶他起来,却被他用手挡开。




“Leo,我们回去休息,好吗?”




Messi蜜棕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亮光。但那光芒太过微弱,不过风中残烛,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是失望的漆黑。




“你在做什么呢?讨好我?”




Gerard微微愣了一下,牵过他的手,“逃不过您的眼睛。”他轻轻吻上他的手指。




“我只是希望您能开心。”




Leo有一刻的失神。他想相信他说的话。可他不能。不怪Pique,也不怪他,只怪这里是Silver City,一个绝对不会有心存在的地方。




他多天真啊。他以为自己能改变这一切。但事实告诉他,一切改变了他,逼迫他冷漠,逼迫他变成让他自己厌恶的样子。




他想念巴塞罗那,想念诺坎普,想念Geri。




想要回家的疯狂渴望折磨着他。




“送我回家。”他开口,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Gerard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奇怪的神情,他像往常一样替Leo收拾好东西,接着跟在他身后。




“您很喜欢足球?”




Gerard问的有些尴尬。




这个词落入耳中,让他不可控制的难受起来。




“是的。”他的语气有些冷。




房间到了。




“我会在门外。如果您有需要,请叫我。”Gerard毕恭毕敬地微微鞠躬,“另外,您拒绝的消息被封锁了。三天后Ronaldo家的人会来接您。”




关上门的瞬间,两人的目光一起沉了下去。







-大小熊-Silver City

一个片段,也许算是一个预告…?


很大几率会水。

这个片段是在前天写的。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有点犹豫了。


以下正文,如有任何不妥请告诉我。




————————————




他在偌大的房间里走来走去,不知踢翻了多少东西。


他厌烦的皱起眉,满屋子的奢华装饰几近被他虐待的破败不堪。但他还不满意。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一把枪现在就握在他手里,不要三秒他就可以打爆自己的头。如果可以,他发誓,他马上就会动手。


但这不行。


当他举起枪的那一秒,门外就会有不下二十个人冲进来阻止他,并为他预定一周甚至一个月的心理治疗以确保他不再会有这种危险的念头。


他盯着漆黑的枪口,然后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


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停在他脚边。


他望了一眼,只一眼,就让他觉得天旋地转,难以言喻的酸涩感盖过了麻木翻涌上来。


他的视野模糊了,那些记忆里深锁的,离他很远的东西一下子近在咫尺,像锥子扎在他的身上,又像一团堵住血洞的棉花。悲哀的低吼自他口中发出,然后消散在冰冷的空气里。


他近乎崩溃地将那东西一脚踢开。


球以极快的速度飞出,嘭得撞在墙壁上,一下反弹上了摇摇欲坠的水晶吊灯。伴随着数以百计的晶体颤抖的悲鸣,某一道裂缝迅速扩大,直到脆弱的连接物再无支持,直直下坠。


Leo闭上了眼睛,没有一点躲闪的念头。


他幻想着水晶的碎片插满自己的身体,划开他的动脉,让他的血喷溅到天花板上。他会感到一阵无力,一阵冰凉,然后他终于可以离开这里。


梦想成真,他不禁弯起嘴角。


可下一秒,他落入温暖的怀抱,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的梦撞得粉碎。


他睁开眼,熟悉的面容就在眼前。


水晶砸得粉碎。


眼泪在那一刻夺眶而出,就像开了闸的洪水止都止不住。他嘶吼着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去看他。


“您还好吗?”


他哽咽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他还是咧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放下手,死死盯住那人的蓝眼睛,“我很好!干得漂亮Pique先生!你很优秀!你今天的薪水加倍…”


他故意说的很大声。


Gerard没有说话,他伸出手拭去了Leo眼角的泪珠,眼中的冰冷有一丝动摇。


Leo猛的扯住他的手,再一次抑制不住的大哭起来。


他不知道,就在他低下头去的时候,Gerard的眸子里盛满了柔情。


他抱紧他的后背,却触碰到一片温热的潮湿。


他将手放到眼前。


第二十八天,他终于在这个陌生的城邦见到了熟悉的颜色。


染上鲜红的水晶碎块就像无数的红宝石,闪烁着妖冶的光芒。